您好!欢迎来到薛火根刑事辩护工作室!

大律师薛火根:扬子江畔的法律卫士 ——《东方法治导刊》发表人物专访文章

发布者:薛火根刑事辩护联盟 发布时间:2007-04-12 00:00 阅读:203

记者  沈达

薛火根律师面容清瘦,高鼻梁,戴一副四方形框架的眼镜,镜片后炯炯的双目充满了自信,且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他平常总是温和的微笑着,说话轻声慢语,娓娓道来,在分析案情时旁征博引,侃侃而谈。但在法庭上作辩护时,他又是义正词严,据理力争,往往驳得对方哑口无言,一改文弱书生的形象。

薛律师毕业于镇江医学院和华东政法学院,进修于司法部法医研究所。薛律师曾在江苏省司法学校(现江苏警官学院)任教,执教法医学、刑事诉讼法和律师实务等学科,十余年的时间里在江苏司法界可谓桃李满天下。特殊的工作经历与医学、法医学、法学三大学科的融会贯通,注定薛律师走进执业律师的行列时会大有作为,会为这个行业带来荣耀,会为官司缠身的当事人带来希望。在他组织创办的“薛火根刑事辩护联盟”网站(www.xuehuogen.com)上,我们可以看到,正是他,让蒙冤广州500天的被告人赢得清白之身,并获得了国家赔偿;也正是他,让南京四十八户被剥夺阳光权的居民获得了合理补偿……一件又一件成功的案例,让薛律师名闻遐迩,不少当事人慕名前来请他代理案件。特别在刑事辩护领域,薛律师成为了百姓口耳相传的能够“起死回生”的“刑辩高手”。

“死囚”在起诉前“复活”

2006年,苏北靖江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杀人分尸抛尸案,薛律师经过全面调查发现了起诉意见书中存在的破绽,为犯罪嫌疑人宋某作了成功辩护,将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靖江市犯罪嫌疑人宋某因涉嫌故意杀人及伪造国家机关证件,于2005年12月18日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宋某交待,自2004年下半年开始,他就一直与受害人尤某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2005年五一刚过,两人多次发生争执。宋某在笔录中交代,在吵架之前他就获悉尤某将携巨款做香烟生意,他产生了杀死尤某以摆脱她的纠缠,并借机劫得钱财的念头。

公安机关调查后得出结论:2005年5月11日, 宋某用车将尤某接至其租住的房屋内,让其喝了已投放安眠药的茶。趁情人熟睡之际,宋某用榔头猛击其头部,致其当场死亡。5月13日,宋某又返至该房屋,用菜刀、锯弓将受害人尸体进行肢解,然后将尸块、榔头、菜刀等分别装入七个塑料编织袋中。当晚,宋某搭乘由靖江开往至江阴的渡船,将装有尸块、菜刀的塑料编织袋抛入长江。

2006年3月31日,靖江市公安局以宋某涉嫌故意杀人罪及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向泰州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如果宋某故意杀人罪名成立,极有可能被判处死刑。当时宋某已经认定了自己必死无疑。家属与朋友们也都认为他没救了,他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省城南京找到了薛律师担任宋某的辩护人。

薛律师拿到材料以后,先对案情作了全面细致的分析,认为宋某虽与情人有矛盾,但还未至行凶杀人的地步,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令人生疑。于是他立即带上助手赶到靖江,在看守所内与宋某见了面。

薛律师跟宋某进行了深入交谈。经过详细询问,薛律师发现了惊人的内幕,事实真相与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完全不同。原来死者是在与宋某吵架后,自己拿出一瓶安眠药吃下去死掉的,宋某害怕公安机关把自己当成杀人凶手,将死者分尸抛尸,造成死者失踪的假象。宋某一直以为死后分尸也构成故意杀人罪,以为自己死定了,他为了减少被审讯的痛苦就“交待”了用榔头打死情人的故事。

薛律师将相关的法律向宋某作了详细解释,告诉他死后分尸并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宋某这才明白自己未必会被判处死刑。此后,在公安人员再次提审时,宋某坚持还事实本来面目,坚持说自己并未杀人,只是做了分尸抛尸的事。

薛律师又立即与泰州市检察院进行沟通,认为宋某故意杀人罪证据不充分,故意杀人罪名不能成立。薛律师的理由是,侦查机关在审讯时可能采用了一些不恰当的方法,所以宋某的“交代”并不能反映他的真实意思,并且本案因相关关键物证缺失,证据与证据之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合理怀疑不能完全排除,为此,希望检察机关能查清案情,客观公正处理此案。

泰州市检察院对薛律师的意见非常重视,先后两次将该案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2006年11月6日,靖江市公安局最终撤回了对宋某故意杀人罪的起诉意见,仅就造假案移送检察院起诉。检察院依法审查了宋某的造假案件,随后法院以宋某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伪造居民身份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

蒙冤南国500天 终获国家赔偿

众所周知,量刑辩护存在一定的弹性,可以根据案情请求法院在允许范围内作些调整。与量刑辩护相比,定性辩护则要求很高,容不得半点含糊,其中的无罪辩护可以说是难度最大的。薛火根律师胸怀满腔正气,对每个案件、每一位当事人都严肃认真对待,他在办案时总是全力查清事件的每一个关键细节,坚持依据事实是否全部查清,证据是否确实充分,合理怀疑能否全部排除的原则进行辩护。在他的努力下,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判无罪释放。薛律师常对他的团队律师说的一句话是,“绝不能让无罪的人蒙冤。”

2001年7月,在广州打工的江苏省铜山县人蒋某,因涉嫌抢劫被广州市东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并提起公诉。检察院的起诉书称,“被告人蒋某伙同同案人黄某于2000年7月16日凌晨1时许,乘坐出租汽车到本市麓鸣酒家附近,由被告人蒋某下车堵住车门,同案人黄某则在车内对被害人冼某某实施抢劫,由于被害人冼某某挣脱跑出车外,被告人蒋某及同案人黄某未抢劫得财物。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足以认定。本院认为,被告人蒋某犯罪未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可以比照既然遂犯从轻处罚。”

当时还在江苏省司法学校任教的薛律师接手此案后,立即请假乘飞机赶赴广州。不过他刚下飞机就吃了个“闭门羹”, 作为一名外地律师,当地的公安人员并不配合,并以种种理由拒绝他会见当事人蒋某。薛律师立即找到公安局的领导,“我必须见到当事人蒋某,我也应该可以见到,因为这是法律赋予律师的权利。”

薛律师不卑不亢的请求得到了公安机关领导的赞赏与支持,他终于见到了当事人。经过与蒋某的详细交谈,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材料,受害人对抢劫者的体态、相貌说不清楚。薛律师据此分析认为,即使蒋某在2000年7月16日有作案时间,现有的证据也不能证明抢劫案件就是黄某和蒋某所为。

另外,薛律师认真分析了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发现公诉人提供的材料只能认定黄某与蒋某曾在2000年的某一天深夜外出,并在事发的地点经过,不能证明蒋某与抢劫案件有何关联。控方在案件的时间、地点、人物、经过等犯罪基本要素上无法做到证据确实充分。

因此薛律师认为,公诉人指控蒋某构成抢劫罪证据严重不足,请求法庭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判决蒋某无罪。开庭后,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检察院以补充侦查为由撤回了对蒋的起诉,事实也表明蒋某无罪了,可以回家了,但处理结果却出人意料,案件再次出现波折。

尽管薛律师的辩护有理有据,但因为蒋某此前已被错拘错捕、并被羁押长达1年多,广州市有关部门害怕承担国家赔偿的责任,因此由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劳动教养决定书,给予蒋某劳动教养两年的行政处罚。

薛律师当时非常气愤,“这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决定无偿代蒋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申请国家赔偿。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行政诉讼案件受害人有权选择管辖法院,这时薛律师合理地使用了办案技巧,选择向蒋某的户籍所在地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将广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告上了该县法院的行政法庭。

“如果选择在广州起诉,那可能因为当地的地方保护而对当事人不利,也增加了当事人的经济成本。选择在徐州铜山起诉,那案子就先胜了一半了。”

2002年,徐州市铜山县法院经开庭审理,作出行政判决,撤销了对蒋某劳动教养的决定书,最终还事实以本来面貌。蒋某最终被宣判无罪,并获得了国家赔偿。此案的公正判决引起了南方周末等多家报纸和电台对此案做了《蒙冤南国500天》的报道,认为辩护人薛律师用自己的满腔正气和辛勤劳动,在社会上和司法界树立了律师的良好形象。                 

人人都该享有“阳光权”

薛律师不只在刑事辩护上造诣颇深,他在民事诉讼及行政诉讼方面也有一套策略与方法,往往能为当事人伸张正义,取回公道。2003年他为南京市白下区砂珠巷业主讨取“阳光权”补偿的案子就是其中的典型。

2002年3月5日,南京市中山南路砂珠巷小区的几十位业主来到了薛律师的办公室,个个情绪激动,请求薛律师为他们伸张正义。经详细询问,薛律师终于弄清了他们的来意。

此前,这些业主在白下区砂珠巷买房时,该楼的开发商承诺,在04栋正西边的空地将建设停车场和绿地。可如今开发商将那块空地层层转手后到了另一家房产公司手上,房产公司将在此建一栋28层的高层建筑。高楼建成后48户业主的阳光将被挡住,业主们将整天生活在阴暗潮湿中。更让业主们不满的是,开发商的规划申请竟然获得了南京市规划局的批准。

听明情况后,薛律师也很气愤,“如果阳光被挡住了,那业主们的子孙后代都将生活在阴暗中,对他们的生活影响太大了。”他当即决定为他们代理此案。

不过,此案跟南京市规划局有关,是一个典型的“民告官”的案件,其中的难度不言而喻。“不管他是多大的开发商,也不管他是哪一级政府机关,我一定要为业主们讨回公道。”

此后,薛律师赶到现场进行勘查,发现业主们已经在高楼上挂出了一些抗议的横幅,上面用黑字写着“还我阳光,还我绿地,还我购房者正当权益”,“我们不要在黑暗环境中生活,反对开发商欺诈售房”等大字。薛律师全面搜集了规划、土地、施工等方面的资料,并对现场拍照取证。

经过对案情的充分研究,薛律师从法律、成本、可行性等方面制定了“作战方案”,首先与开发商进行谈判。若谈判不成可选择告南京市规划局行政规划不当,也可告开发商欺诈售房,也可告相邻权纠纷。但综合评估,首先打“民告官”的行政诉讼要省钱省力些,并且可通过敲山震虎的办法让法院和行政机关给开发商施加压力,从而迫使其让步,主动来赔偿业主的损失。他让业主选出5名诉讼代表人,由一人总负责,其他人分别负责财务、内勤、联络与宣传,自己对代表人负责,代表人对全体业主负责。

薛律师还查阅了大量的关于城市规划、建筑、采光等方面的资料,对一些技术性的数据作了深入研究,直至对专业知识形成全面认识与了解。

薛律师的准备可以说已经非常充分了,可在此后与开发商与南京市规划局的谈判过程中,情况却对他们非常不利。开发商声称已经获得了规划局的审批,施工建房是合法的,规划局则宣称,调整规划方案在法律上是允许的,形势僵持不下。薛律师为此又代表48户业主将规划局起诉至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经过庭审的激烈较量,很不幸,他们又败了。

此时百姓们非常气愤,认为官官相护,这场官司可能打不赢了,同时他们也对律师表示出失望。不过,薛律师认为,鼓楼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对业主提供的许多证据不置可否,通过一审业主又获得了新的有利证据,因此他们是虽败犹荣。另外,开发商主动要求谈判,表示可以给予业主适当补偿,可见业主们仍然有获胜的机会。他建议业主们可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业主们于2003年7月29日向市中院提起上诉,大有一副誓不罢休的气势,这给规划局和开发商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开发商再次主动提出要求谈判,表示可以给每户业主补偿七八千元的费用。

薛律师认为,“阳光权”是几代人的事情,补偿几千块钱肯定是不够的,他代表业主们跟开发商严正交涉,“因业主们没有阳光了,每天都得开着灯,那点钱甚至连交电费都还不够,更别说因为缺少阳光对人体造成的危害了。另外,房子因此会严重贬值,这里的损失谁来负责?”

此后,他们又与开发商进行了多次协调,最终让开发商接受了薛律师的意见,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开发商按照每平方米910元的价格对业主进行补偿,每户大概能得到七八万元。

业主们对此意想不到的结果表示非常满意,他们认为自己能够得到合理的补偿,完全是薛律师为他们争取来的。他们专门给薛律师送来了一块牌匾,“真心实意为民维权”。案子了结后,薛律师考虑到百姓的实际经济情况,还免收了他们十余万元的律师费。


薛律师的办公室就在长江边上的一栋高层写字楼里。推开窗子,便能看见万里长江的汹涌波涛滚滚而去。薛律师说,“我国的法治进程正如这彭湃的万里长江,在不停地向前奔涌、跨越,我本人只是这长江里的一朵小小浪花,愿为汹涌的法治浪潮作些点缀与渲染。”

薛律师以自己高度责任心与出色的刑辩能力赢得了法律界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尊重与敬佩,他现在除了是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作人,还担任江苏省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律协直属分会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和业务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南京法医学会理事、农工民主党江苏省委法律义助中心主任等多项职务。他经常从繁忙的业务中抽出时间来参与省律协相关办案规则的制定和讨论,参与最高法院和江苏省高级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专题讨论,给江苏省直分会的律师作刑事辩护的专题讲座,给法医协会的法医同行作专业的法律培训,给农工民主党的同仁作最新的法律资信报告,在南京零距离与著名的节目主持人孟非一起作甲方乙方的法律评论,利用休息时间在薛火根刑事辩护联盟(www.xuehuogen.com)网站回答网友的刑事法律咨询……薛律师用自己的辛劳到处播撒着法律的种子。扬子江的滔滔江水可以作证,他是想要让法律的阳光普照大地,让浩然正气长留人间。